主页 > 小蘋果论坛 > 文章列表

一场精彩伏击战:规模虽不大却改变太平天国与大清国运

发布日期:2019-09-19 21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851年1月,老“童生”洪秀全发出一声怒吼,带领拜上帝教会众在广西金田村揭竿而起,建号太平天国,宣布与大清争夺天下。1853年3月,罗大纲、林凤祥等统帅太平军水陆两师杀进南京,而后攻克镇江,截断大清漕运,占据了大清东南半壁江山。1856年4月,太平军接连摧毁“江北大营”、“江南大营”,一举解除长达三年之久天京之围,太平天国达到军事上全盛时期,并准备再次挥师北上中原,推翻满清,后因“天京事变”爆发而失去机会。1864年7月,九帅曾国荃麾下“吉字营”大将朱洪章攻破太平门,湘军趁机杀入城内,幼天王洪天贵福狼狈出逃,忠王李秀成被俘虏,太平天国宣告灭亡。

  从1851年金田起义到1864年湘军“吉字营”攻破天京,太平天国与大清进行了14年战斗。期间,太平天国有两次机会逆袭成功,可惜都没能抓住,以致被中外反动势力联合绞杀,无数烈士倒在血泊之中。但是,大清也不是赢家,而是实实在在的输家,输得一塌糊涂。太平天国运动后,满蒙贵族势力削弱,地方汉族势力则强势崛起,霸占各省总督、巡抚等要职,主持“洋务运动”,组建近代化海军,改变了晚清的政治格局。1900年,八国联军侵华,慈禧下诏让各省督抚进京“勤王”,张之洞、刘坤一等直接玩“东南互保”,与列强签署协议,表示互不侵犯,慈禧有苦说不出。1911年10月,辛亥革命爆发,没了袁世凯等汉族精英支持,大清玩不转了,隆裕太后被迫宣布结束大清,接受共和。

  可以说,这场14年内斗,太平天国与清朝都是输家,真正赢家则是汉族地主集团,他们沉睡200余年后再次崛起。其实,太平天国失败,汉族精英崛起,早在一场伏击战后就埋下了伏笔。这场伏击战规模不大,却悄然改变太平天国与大清帝国之命运,深刻影响着晚清政局。此战,即是少受关注的蓑衣渡之战。一起来看看。

  1851年9月,萧朝贵、罗大纲采取声东击西战术,一举攻占永安(广西梧州蒙山),这是太平天国兴起以来攻占的第一座城市。太平军进入永安后,赛尚阿、向荣、乌兰泰、秦定三等统帅4万大军赶到城下布防,阻止太平军突围而出。此时,被称为湘军鼻祖的悍将江忠源提出“全面合围,不留死角”之建议,可江忠源人微言轻,清军前线统帅部压根就不理他。为此,江忠源非常恼火,也料定清军此战必败,于是干脆请假回家,理由是回湖南剿灭天地会。

  果不出江忠源所料,太平军被围困半年后,弹尽粮绝,眼看就要被困死,却偏偏能逃出生天。1852年4月,一个大雨倾盆之夜,罗大纲率2000精锐充任前锋杀出永安,往清军防守力量薄弱的东北古苏冲方向突围。罗大纲前锋获胜,杀出了一条血路,洪秀全、杨秀清等则随即带主力跟进,太平军全体突围成功,往桂林方向进发。此时,江忠源料定太平军势必会进入湖南,于是急忙赶到前线向赛尚阿献计,建议大军设伏蓑衣渡,全歼太平军。可惜,建议再次被拒绝,

  两次献策被拒绝,江忠源非常不满,但又不想错过全歼太平军之最佳机会,于是他决定玩“单干”,甩开赛上阿、向荣等人,直接率本部800“楚勇”设伏蓑衣渡。后刘长佑从新宁县赶到,带来1200人,江忠源手头可用之兵有2000人,但依然捉襟见肘。由于兵力不足,赛尚阿又不愿意支援,江忠源只好将这2000人部署在西岸险要之地,东岸虽崇山峻岭,可却没一兵一卒守卫,后来太平军正是从东岸杀出埋伏圈,逃过生死一劫。

  1852年6月,洪秀全从全州杀出后,便非常轻视清军,认为他们必然不敢迎头截击太平军,于是让全体人员登船,顺着湘江而下直奔长沙;湘江两岸则并未派遣陆师护卫。当船队通过蓑衣渡口,下驶到水塘湾过险滩时,发现狭窄的河道已被清军“伐木作堰”所堵塞,船只因无法前进而密集江面,遭到左岸狮子岭江忠源伏兵居高临下地猛烈轰击。太平军领导被杀得措不及手,于是急忙在江上搭起浮桥,连接东西两岸,还击江忠源大军。可惜,江忠源“楚勇”居高临下,占据天然优势,太平军死伤惨重,却难以突破重围。

  万幸的是,清军在东岸居然没有伏兵,萧朝贵、罗大纲、林凤祥等猛将趁机从东岸杀出,太平军逃过一劫,却损失惨重, “贼尸蔽江,其船,遗其辎重妇女,仓皇东奔、为贼从来未有之败”。此战,南王冯云山阵亡,太平天国5000广西老兄弟血染湘江,千里奔袭长沙之计划宣告破产。

  历时14年的斗争中,蓑衣渡大战之规模不算很大,甚至可以说相当小,与田家镇之战、九江之战、宝庆会战、安庆会战、雨花台之战等没可比性。但是,蓑衣渡大战之影响却相当大,某种程度上改变太平天国与大清之国运,是一场影响晚清政治格局之战。

  若说蓑衣渡之战惨败所带来的最大影响是什么,无疑是南王冯云山阵亡,太平天国失去了一位精明能干的领导人。冯云山,广东花县人,与洪秀全是老乡兼同学关系。太平天国运动早期,冯云山贡献最大,是拜上帝教的实际创始人,若是没有他不辞辛苦、深入不毛,在远离家乡千里之外的紫荆山传教,将杨秀清、萧朝贵、韦昌辉、石达开、胡以晃等骨干成员拉入拜上帝教,为洪秀全赚取第一桶金,金田起义估计玩不起来。因为冯云山才干(组织与宣传)突出,贡献巨大,他成为太平天国早期“三驾马车”之一,地位举足轻重。冯云山一死,“三驾马车”失去其一,萧朝贵又不擅长政治,杨秀清自然就一家独大了。没了冯云山从中协调,杨秀清与洪秀全之间的矛盾不断恶化,最终酿成“天京事变”,太平天国由盛而衰。

  其二、5000余广西老兵阵亡,太平军精锐损失殆尽,不得不招收天地会武装入伙,太平军战斗力由此大减

  此次大战,不仅南王阵亡,从广西带出来的近5000老兵也血洒湘江,成为江忠源“楚勇”的枪下冤魂。若是太平天国后期,阵亡5000兵马根本不算什么,就是阵亡5万也不算太大损失,毕竟都是些乌合之众,战斗力、战斗素质、革命信念均堪忧。不过,这5000广西老兵可不一样,他们几乎都是金田“团营”出身的客家人,战斗经验丰富,且经过几年拜上帝教教义灌输,战斗意志、战斗信念非常顽强,是精锐中的精锐。这5000老广西阵亡后,太平天国可投入战斗之力量不足4000,形势万分危急。为此,洪秀全、杨秀清等不得不得大量招收湖南天地会武装入伙,这帮人虽然战斗经验丰富,但组织性、纪律性堪忧,极大影响太平军整体作战能力。

  其三、错失攻取长沙之机会,给了曾国藩兴办“湘军”之土壤,太平天国迎来最大劲敌

  从永安突围后,太平天国便定下攻取长沙之计划。为何要攻取长沙呢?答案很简单,想引爆湖南全省天地会起义,而后占据湖南、湖北,并以此为基地,夺取南方九省,将半壁江山纳入囊中。只要能在南方站稳脚跟,肯尼迪强暴案令这位华人神探声名大噪他在法庭,凭借南方压倒性的经济实力,北伐满清,“驱逐鞑虏、恢复中华”将不再是梦想。可惜,太平军在蓑衣渡之战中损失太大,元气大伤,已经无力攻取湖南省会长沙,实现既定之战略目标。此外,长沙保全,曾国藩就有了兴办“湘军”之土壤,而“湘军”后来则成为太平天国的掘墓人。试想,若是长沙沦陷,湖南全省天地会暴动,曾国藩怎能顺利编练出“湘军”呢?若是没“湘军”,仅靠八旗、的清廷,如何能抵挡得了太平军之凌厉攻势呢。

  其四、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,江忠源“楚勇”表现突出,清朝对地主武装刮目相看,这对汉人地主之崛起大有帮助

  金田起义以来,八旗、这两支正规军是一败再败,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之情况下,硬是屡次让太平军突出重围,眼看他们呈滚雪球似做大而无可奈何。在广西前线,敢与太平军正面对抗,且不落下风的就两支队伍,一是向荣麾下张国梁“捷勇”,二是江忠源所带之“楚勇”,这两支部队均属于私人武装。象州中平一战,江忠源力战太平军,率500兵马追着石达开打,初露锋芒。永安围城时,江忠源提出“全面合围,不留死角”之建议,可惜不被采纳,被困半年的太平军得以顺利从缺口突围而出。蓑衣渡大战时,江忠源、刘坤一仅2000兵马就可以将太平天国打得半死,展示出汉族地主武装之巨大威力。江忠源之突出表现,不仅给了曾国藩兴办“湘军”之信心,也让清廷对“汉族武装”刮目相看,这就为后来汉族地主势力之崛起,晚清政局之改变奠定了最初之基础。

  综上所述,蓑衣渡之战规模虽不大,但在某种程度上却改变了太平天国与大清之国运,估计这是当时大伙都没想到的吧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